LANGUAGE
  1. TOP
  2. 展览
  3. 特展
  4. 特展 生生不息的京都茶文化——茶之汤

特展 生生不息的京都茶文化——茶之汤

已复制标题与链接URL

在SNS上分享
WeChat
Weibo
Twitter
copy

展览概要

本次特展无需提前预约。但是,如遇展厅拥挤,可能会限制入场。另外,因今后的各种不确定因素,可能会导致会期的变更。本次特展的最新信息将随时在本馆的官方网站与官方推特Twitter上公布,请在来馆前确认。

展览名

特展 生生不息的京都茶文化——茶之汤

展期

2022年10月8日(六)~12月4日(日)
【主要的展品更替】
前期展览:2022年10月8日(六)~11月6日(日)
后期展览:2022年11月8日(二)~12月4日(日)
※会期中,有部分展品的更替日程与上述不同。

会场

京都国立博物馆 平成知新馆

交通

JR、近铁电车、京阪电车、阪急电铁、京都市巴士
交通

休馆日

每周一
※10月10日(一、法定节假日)开馆,次日11日(二)休馆。

开馆时间

周二~周四、周日 09 : 00~17 : 30(闭馆30分钟前停止入馆)
周五、周六    09 : 00~20 : 00(闭馆30分钟前停止入馆)

票价
一般观众 1,800日元(1,600日元)
大学生 1,200日元(1,000日元)
高中生 700日元(500日元)
  • 括号内是预售票价(2022年8月26日~10月7日期间限定出售)。
  • 关于预售门票与其主要销售渠道,请参考特展官方网站上的通知(仅限日语)。
  • 高中生与大学生请出示有效证件。
  • 初中生以下可免费入馆(凭相关证明)。
  • 身心障碍人士及其陪同者1名可免费入馆(凭相关证明)。
  • 校园合作伙伴(Campus Members)的学生和教职员可另享500日元优惠(凭有效证件)。
语音导览
费  用:
1台650日元(含税)
时  长:
约40分钟
语  言:
日语、英语
租借服务时间:
周二~周四、周日 09 : 00~17 : 00
周五、周六    09 : 00~19 : 30
特展图录

详细信息请参考图录、目录、相关书籍等

主办

京都国立博物馆、读卖新闻社、文化厅

特别赞助

佳能、大和证券集团、三井不动产、三菱地所、明治控股

赞助

JR东日本、清水建设、高岛屋、竹中工务店、三井住友银行、三菱商事

特别协助

表千家不审庵、里千家今日庵、武者小路千家官休庵、薮内家燕庵

协助

NISSHA、非破坏检查

后援

京都商工会议所

特展官方网站

展览看点

京都是享誉海内外的国际观光都市。它吸引人们前来的魅力莫过于漫长历史所培育出的各种有形与无形文化遗产,比如神社与寺院的古建筑、美术工艺,以及能剧、狂言、舞蹈等传统舞台艺术。本次特展所聚焦的日本饮茶文化“茶之汤”接纳百样人群,重视待客之心,发展于京都这一千年古都,并至今仍生生不息。
“茶之汤”起源于平安时代(794-1185)末期从中国传至日本的饮茶文化。历经镰仓时代(1185-1333)、南北朝时代(1333-1392)、室町时代(1392-1573)的发展,逐渐脱胎形成日本独特的风格。日本茶道如今作为日本文化的象征而被全世界所认知。现今茶道各大流派的家元(掌门人)以及茶人们多以京都为根据地,从中可以窥见京都在日本饮茶史中所起的中心作用。
本次特展通过展出各个时代的名品,向大家介绍以京都为中心的饮茶文化“茶之汤”。如果大家能够从中感受到绵延传承至今的饮茶文化的厚重历史,以及茶人们的审美精髓,我们将感到不胜荣幸。

国宝 大井户茶碗 名“喜左卫门” 京都 孤篷庵藏 全展期展出

国宝 大井户茶碗 名“喜左卫门”
京都 孤篷庵藏 全展期展出

 

序章 通往茶之汤的请柬

日本饮茶文化“茶之汤”,如今作为日本传统文化的象征而享誉海内外。“茶之汤”起源于中国的饮茶文化,在日本随着时代变迁而逐渐本土化。尤其在京都,武士门第的人们在饮茶时赏玩中国舶来的器物“唐物”;神社寺院的门前出现向参拜者贩卖茶汤的“一服一钱”茶摊等,饮茶这一行为不仅横跨各个阶层,亦孕育出了丰富多彩的文化。与此同时,随着饮茶需求的上升,京都的茶树栽培亦日益兴盛。千年古都京都,对“茶之汤”这一日本独特饮茶文化的形成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现今我们所熟悉的日本饮茶文化“茶之汤”是如何扎根日本,并迎合时代而变化的呢?本章将在“茶之汤”绵延生息的京都,通过传承至今的名品,来带领大家感受日本饮茶文化的变迁。

国宝 禅僧虚堂智愚墨迹 法语(破虚堂)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像提供 : 东京国立博物馆 前期展出 : 10/8~11/6

国宝 禅僧虚堂智愚墨迹 法语(破虚堂)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像提供 : 东京国立博物馆
前期展出 : 10/8~11/6

重要文化财 黑乐茶碗 名“剥栗” 长次郎造 文化厅藏 全展期展出

重要文化财 黑乐茶碗 名“剥栗” 长次郎造
文化厅藏 全展期展出

第一章 与饮茶文化的相遇

茶叶与饮茶文化,通过日本朝廷派往大唐的遣唐使从中国传至日本,作为当时最前沿的先进文化而被吸收。之后,至平安时代(794-1185)后期,当时中国宋代流行的点茶法,即将饼茶或叶茶研碾成粉末并注水搅拌饮用的饮茶方式,通过入宋求学的日本僧人以及东渡日本的中国僧人传至日本,成为现代日本茶道的起源。随着佛教的传播,茶叶不仅作为缓解疲劳的药物,亦作为仪式所用的供品而在日本普及开来。
茶叶从中国传至日本,并随着点茶法的普及,逐渐形成了承续至现代的日本茶道。本章将通过历史资料与绘画,以及保留了古代寺院饮茶之传统的四头茶礼,介绍饮茶文化在日本的发展历程。

《吃茶养生记》断简  京都 建仁寺藏 全展期展出

《吃茶养生记》断简  京都 建仁寺藏 全展期展出

四头茶礼所用茶器 京都 建仁寺藏 全展期展出

四头茶礼所用茶器 京都 建仁寺藏 全展期展出

第二章 唐物赏玩与会所之茶

镰仓时代(1185-1333)以后,在禅宗寺院内,禅僧的生活规范“清规”详细规定了饮茶时的礼仪做法,并发展为成套的茶礼。与此同时,在武士阶级的会所中也诞生了在待客或聚会时饮茶的文化。会所不仅是饮茶之地,同时也是举行连歌以及品香会等文艺活动的场所。在会所中,通过中日贸易被运载到日本的器物“唐物”装点室内,供主宾赏玩。
另外,在饮茶文化的传播过程中,日本开始生产优良的茶叶,其产量不断上升。随着茶叶的普及,在神社寺院的门前,出现了向参拜者贩卖茶汤的“一服一钱”茶摊。由此可见,茶叶也逐渐进入了平民百姓的生活。

重要文化财 远浦归帆图轴 传牧溪绘 本馆藏 后期展出 : 11/8~12/4

重要文化财 远浦归帆图轴 传牧溪绘 本馆藏 后期展出 : 11/8~12/4

第三章 侘茶的诞生与町众文化

室町时代(1392-1573),在以武士阶级为中心的会所之茶中,中国舶来的器物“唐物”极受人们的珍视。与此同时,通过使用日常的朴素器物来体现“侘寂”精神的独特饮茶文化“侘茶”也应时而生。
“侘寂”精神在“侘茶”始祖珠光(1423-1502)的书信《心之一纸》的一小节中有着淋漓尽致的体现。珠光提倡模糊“和”与“汉”之边界的理念。他认为在饮茶时,除了以中国舶来品(汉)为主体的茶器之外,使用日本国产(和)的茶器亦十分重要。他亦同时强调饮茶时所需的“枯淡冷寂”之心境。
在侘茶的诞生与发展过程中,离不开众多町众(城市工商业者集团)的经济活动的支持,在新的价值取向与审美观的推动下,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茶器。

国宝 观枫图屏风 狩野秀赖绘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像提供 : 东京国立博物馆 展出期间 : 10/8~10/23

国宝 观枫图屏风 狩野秀赖绘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像提供 : 东京国立博物馆 展出期间 : 10/8~10/23

第四章 侘茶的发展与掌权者

以织田信长(1534-1582)、丰臣秀吉(1537-1598)为代表的称霸日本的掌权者“天下人”,皆热衷于收集为当代名物的茶器。
织田信长继承了室町时代(1392-1573)幕府将军足利氏一族对茶器的认识,并从中发展出“御茶汤御政道”,即许可特定的家臣举办茶会等,可见饮茶不仅成为武士阶级的仪礼,亦是统治者赋予臣下政治权威的道具。
继承了信长之政治理念的丰臣秀吉,以天正13年(1585)向天皇献茶的禁中茶会为首,接连在京都大德寺、北野天满宫举办大规模的茶会,在政治需求下将饮茶这一行为包装得十分华丽。
在信长与秀吉背后进行指导的茶圣千利休(1522-1591),他不仅参与体现了“天下人”之茶,亦根据个人审美设计了符合自己风格的茶器。他所拥有的独创性,使日本的饮茶文化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重要文化财 千利休像轴(局部) 传长谷川等伯绘、古溪宗陈题赞 正木美术馆藏 后期展出 : 11/8~12/4

重要文化财 千利休像轴(局部) 传长谷川等伯绘、古溪宗陈题赞
正木美术馆藏 后期展出 : 11/8~12/4

第五章 茶之汤的扩散——大名、公卿贵族、僧侣、町人

在千利休与丰臣秀吉之后,饮茶文化在武士、公卿贵族、僧侣、町人(城市工商业者)等不同身份的人群之间扩散。
与千利休交往颇深的武将古田织部(1544-1615),继承千利休之茶风并确立了由武士阶级的地方领主“大名”所主导的“大名茶”。在茶器方面,织部设计器形歪扭怪异的被称为“瓢轻物”的茶碗等,创造出了被后人视为“织部之喜好”的茶器样式。
在织部之后,涌现出了小堀远州(1579-1647)与金森宗和(1584-1656)等武将茶人。小堀远州的茶风华丽中亦不失质朴,被称为“华丽侘寂”; 金森宗和的茶风纤细优美,被称为“姬宗和”。
公卿贵族与僧侣,通过与小堀远州、金森宗和,以及千利休之孙千宗旦(1578-1658)的交流,也确立了带有各自特色的茶风。另外,饮茶文化亦流行于以本阿弥光悦(1558-1637)等为代表的城市町人阶层之间。

美浓窑黑织部菊纹茶碗 全展期展出

美浓窑黑织部菊纹茶碗 全展期展出

第六章 多样的饮茶文化——煎茶文化与制茶

进入江户时代(1615-1868)后,随着中国禅僧的东渡,不断有新的中国文化流入日本,煎茶(泡茶)文化即是其中之一。明代禅僧隐元隆琦(1592-1673)是日本黄檗宗的开祖,他在京都宇治地区建立了万福寺。他不仅将明代以冲泡茶叶为主流的茶礼带到日本,亦引导了将品茶与诗书画结合的文人雅集的流行,这对日本后来的茶器制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京都宇治地区,伴随着制茶工艺的改进,茶叶的品质亦不断提高。古来就是茶叶名产地的宇治地区,不仅是水陆交通的枢纽,也是风光明媚之地,因此曾吸引丰臣秀吉(1537-1598)亲临宇治参观采茶的场景。在那之后,采茶作为宇治的新一道风景线而广为人知。

宜兴窑紫砂茶壶 京都 万福寺藏 全展期展出

宜兴窑紫砂茶壶 京都 万福寺藏 全展期展出

第七章 近代的茶之汤——数寄者之茶与学校教育

进入明治时代(1868-1912)后,在向西方学习的所谓“文明开化”之大义下,日本传统文化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茶之汤”亦不是例外,众多茶器流失海外。在如此严峻的环境之下,以茶道各流派的家元(掌门人)为中心的茶人们果断进行了改革,例如为贴合欧美式的生活习惯,构想使用桌椅的“立礼”等,创造出了一系列适应新时代潮流的饮茶方式。与此同时,茶道亦被编入学校教育体系,作为日本人的礼仪教养而得到重新评价。
另外,在日本近代政商界的大人物中,亦不乏喜好茶道的人士,他们修习茶道,并收集茶器。在京都,这些被称为“数寄者”的名人雅士们不断创造出了新的饮茶文化。

重要文化财 彩绘鳞波纹茶碗 野野村仁清造 北村美术馆藏 全展期展出

重要文化财 彩绘鳞波纹茶碗 野野村仁清造
北村美术馆藏 全展期展出

 
 
返回上页

已复制标题与链接URL

在SNS上分享
WeChat
Weibo
Twitter
copy

为提升服务质量,本馆的官方网站使用了Cookie。如果您同意使用Cookie,请点击“同意”按钮。如果您选择“拒绝”按钮,那么除了绝对必要的Cookie之外,将不会使用其他非必要的Cookie。关于Cookie等的详情,请参考网站政策。